塞班再现劳动剥削:20年的努力带来了哪些变化?

何宜伦,纽约大学法学院

太平洋上的北马里亚纳群岛邦(CNMI)首府塞班岛的劳工实践再次成为头条新闻。20年前,媒体曝光了岛上向美国输送成衣的工厂充斥着近三万名从亚洲贩运至此并受到虐待的移民工人。该群体大部分为女工,她们因支付招聘费而背负沉重的债役,收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住在被铁丝网环绕的工房里;怀孕的女工还被迫堕胎。这些侵权行为引发了数起开创先例的集体诉讼,包括受害者赔偿金在内的和解费达到了2000万美元。这些集体诉讼还催生了一套新的行业行为准则和独立的监督机制。该事件的教训在于,供应链顶端的全球知名的服装品牌公司必须对劳工侵权补救和改善工作条件责任。

时过境迁,这一次劳工侵权事件的受害者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建筑工人。随着服装业的消亡和旅游业发展日益滞后,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的立法委员决定让博彩业合法化,将修建和经营一家赌场酒店的独占许可授予了香港博华太平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Imperial Pacific)。博华太平洋招募了多家中国建筑公司,如中冶集团塞班国际有限公司(MCC International Saipan Ltd. Co.)、倍立达新材料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Beilida New Materials System Engineering Co. Ltd.)、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Gold Mantis Construction Decoration)、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Sino Great Wall International Engineering Co. LLC)。这些公司随后雇佣了数千名中国工人,而后者为了得到在“美国”工作的机会,支付了大笔的招聘费用。部分工人拿到了客工许可,但仍有大量工人在中介的指示下以“游客”的身份进入塞班。

这些公司强迫工人每天工作13个小时,没有任何休息日,支付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薪酬,还供应生虫的饭菜。工人的居住条件非常恶劣,护照被公司没收。工人的受伤率远高于平均水平,数名工人因工死亡。为了隐瞒使用非法劳工的问题,公司拒绝送工人到医院接受诊治。此外,它们还故意向政府部门隐瞒非法行为。一名顶尖的人口贩运领域的诉讼专家将之称为“一起十分典型的人口贩运和强迫劳动案例。”

这起骇人听闻的劳动剥削发生在美国境内已然十分糟糕;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在塞班岛则更是令人失望。

值得一提是,在应对此次事件的措施中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因素。一是美国联邦政府和像我一样的倡导者合作,能够为受害的中国工人提供一些补救。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指控上述中国公司犯有数十项“严重违法行为”,并处以20万美元的罚款。司法部就非法雇佣和非法移民问题对公司经理提起了刑事诉讼

对工人而言,更重要的是美国劳工部与上述四家中国建筑公司达成和解,要求他们向2400多名工人支付拖欠工资和约定损害赔偿金1390万美元。在我的建议下,劳工部创建了一个由会说中文的职员管理的微信号。通过微信,劳工部甚至得以与回到中国的工人取得联系,收集他们提供的证据,此举为与建筑公司的协商提供了筹码。迫使公司和解的另一个压力来自当地和国际媒体对这些公司劳工侵权行为的持续关注。虽然劳工部没有正式让博华太平洋公司承担建筑工人“共同雇主”的责任,但负面的媒体报道最终迫使作为赌场投资方的博华太平洋向留在塞班抗议欠薪的数十名工人支付了拖欠的工资。

从法律角度而言,美国劳工部与建筑公司达成的和解协议中有一项特别重要的条款,即要求建筑公司报销工人在中国支付的多达6000美元甚至更高的招聘费用。

国际社会已逐渐达成共识,工人不应当为工作支付额外的费用,但现实是仍有大量移民工人为获得工作不得不支付招聘费。

由于很难证明雇主和中介之间复杂的关联,工人很少能拿回招聘费;而让来源国资金不足的非正规招聘机构偿付这笔钱的机会也很渺茫。因此,要实现消除招聘费这一目标需要让从债役劳动中获益的雇主承担相应的责任,美国劳工部对该案的处理在这一方面开创了一个积极的先例。

此次塞班传奇事件的结局并不完美。虽然中国工人获得了一些补救,但替代他们的工人仍然受到了侵害。博华太平洋公司最初启用了一家美国本土的承包商继续工程建设,但随后延期向该公司付款,迫使该公司让工人临时休假,并最终把他们遣回。博华太平洋接下来雇佣了数百名主要来自菲律宾的持H-2B签证的客工来代替人工成本较高的美国工人,但公司目前已提前数月与这些工人终止合同,只向他们支付最低标准的遣散费。

从服装行业获得的教训同样适用于本案:有益的改变要求供应链顶端公司的问责。

在20年前的案例中,相关的品牌服饰公司被要求承担责任;在本案中,必须让博华太平洋公司为自己及其承包商的行为承担责任;否则,它会重复类似的操作,不停地更换建筑公司,并将责任推给它们。

劳工权利的倡导者已经开始推动相关的改革。在国会考虑续延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客工项目的议案(现已通过签署成为法律)时,我组织了一批劳工权利倡导者在议案中加入了条款,禁止有劳工侵权行为和“知情但仍从中获益”的公司参与该项目。这意味着了解或应该了解承包商侵权行为的供应链高层公司将承担不遏制侵权行为的后果。

然而,仅是依靠被动式而非前瞻性的政府条例和执法无法有效地防止今后的劳工侵权行为。因此,开明的塞班地方立法委员劳工权利倡导者联盟根据孟加拉国和卡塔尔的新近案例,呼吁建立一套独立透明的劳工监督机制,工人及其代表能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在处理塞班岛服装行业侵权案件时,关注供应链顶端和建立独立监督机制的需求已十分明显。遗憾的是,赌场建设工程没有借鉴这些经验教训,导致历史重演,工人的权利受到侵害,还出现了因工死亡事故。鉴于工程建设还将持续数年,应立即推动博华太平洋公司建立一套劳工监督机制。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邀请了博华太平洋、中冶集团和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就一宗由七位中国劳工在美国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地方法院提出、涉及强迫劳动和其他指控的诉讼作出回应。博华太平洋作出了回应。中冶集团和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未有作出回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何宜伦是纽约大学法学院研究员和何宜伦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他曾数次前往塞班,为中国建筑工人提供援助。